w88.com优德

当前位置: w88.com优德 > 散文 > 写景散文 >

《群山深处的山花》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何志华 阅读:
群山环抱,低云漫舞;山花怒放,溪河环绕。两岸黄花延伸山麓,遍布村落边边角角。这是一个春的时节,从柯村高高的茅山口俯目远望,深山盆地上零星的白墙灰瓦房,镶嵌在金黄色的油菜花之中;红杜鹃点缀在山谷深涯之间;绿油油的茶园稀疏地散落在山坡、谷地之上。竹林深处的袅袅炊烟告诉着我们,孙子的外婆正在准备着丰盛的晚餐,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从山坳口到亲家的路不算遥远,我和孙子放弃了儿媳的自驾车,沿着山涧的小路徒步慢行,下山的路虽然有些崎岖、蜿蜒,但不见山路深浅、陡险,孙子和我还是能驾驭的......。突然,孙子叫了起来:“爷爷快跑”!把我从观赏春笋中惊吓出来,“蜜蜂、蜜蜂”,我蹲下来安定了孙子的情绪,告诉他这是蜜蜂在采蜜,那不是一片映山红吗,它不会蛰人的。我们搀着手继续往前走,山路两旁原始林和再生林参差不齐、粗细不匀,乔木与灌木杂乱丛生,孙子捡起了一片落叶,“扇子,扇子”,摇起“扇子”洋洋洒洒地独自前行,我不禁的笑出声来。
  
  在向前走进入了一条林间小道,孙子止住脚步回头问我,“爷爷,这是什么叫呀”,我说是鸟,向鸟叫的方向指去,孙子说,“不是,不是,那是松鼠”,我顺着孙子的视线望去,是松鼠。但是,我知道这叫声不应该是松鼠呀!顺着叫声的方位走近森林深处,原来是一只啄木鸟,我告诉孙子,啄木鸟在帮助树治病,它的“叫”是在“说”,虫子跑不了啦,孙子也笑了起来。
  
  前行的路上一条小溪隔断了我们的去路,山泉通过这些逶迤的溪渠流入清溪河,孙子驻足在溪旁问我:“爷爷,这水流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他,这水是流到了你外婆家门前溪河里去了,我抱住孙子正要跨过小溪,孙子说:“爷爷,停,我把‘扇子’放到水里到外婆家取好吗”?我笑着无言以答。
  
  沿着小溪的垄上走,没有多远就到了清溪桥,亲家就在离桥的不远处,桥旁有一棵硕大的古香樟树,我不知道它的年龄,但知道这古老的香樟一定知道柯村的历史变迁和美好发展,也见证了柯村从低矮茅草房向现在砖瓦楼房演变的过程。孙子盘珊小跑来到大树下说“爷爷,抱抱、抱抱”。这使我想起儿子说起的话,“那棵大树我们三个人都没抱过来”,我看了看,就是加上我,我们三代人也不会抱过来的。此时,我联想起孙子的外婆,臆欲着她的人生经历和信念比这棵树还要大,边想边走,看见孙子猛扑到外婆的怀里。
  
  知道我不能喝酒的亲家母准备了米酒,与她的父母、兄弟姐妹边喝边吃边聊,野生鳝鱼清顿山猪火腿真是味美自然,孙子“狼吞虎咽”吃的正贪,仿佛忘记了家人的存在,疼爱孙子的我却有了阵阵酸楚,人间天堂的杭州是很难吃到这顿原汁原味的美餐的,这不能不谴责我们这一代人破坏自然环境的罪孽……。家长里短聊着、聊着,儿媳的爷爷每当忆起他的大女儿,暗自流泪,这深深打动了我,亲家母的丈夫在他三个女儿(二个九岁(双胞胎)、一个四岁)不明人事时,身患急病离开了人世,晴天霹雳陡然落到了这个家。逝去的亲家公在柯村可谓是勤劳、聪明的人,他不仅能种一手好田,精管茶叶、山林;还能砌墙盖房,采药治病;还承担了村小水电站的技术活,如果高考早一点恢复,他一定不会名落孙山的。下田种地、伐竹管林等活他从不让妻子去做,只需妻子料理家务,带好三个闺女,这足以显示出这个家庭擎天之柱的力量和想要的一片蓝天。可是“只手擎天”走了,走的是那么匆忙。但是生活还得要过,还要带着女儿坚强的过下去,这是母亲不可回避的,也是母亲全身心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儿女身上的最大信念。
  
  路漫漫,谁知曙光何时现。没有经历过这种苦难的人未免能够品尝到这位母亲辛酸、艰难,从家里到家外、采茶种地、养鸡养猪、采桑养蚕、子女教育、缝洗做饭都得一个人承担。不擅农活而单薄的孩子母亲起早贪黑、不知疲倦、头顶烈日、不惧严寒,不在山头在田头,不在厨房在猪圈;晚上稍闲,还得指导、检查孩子们的作业,询问女儿们在学校的表现,欣慰的是孩子们的奖状贴满墙上,使她信心百倍,一线希望深藏心间。为三个孩子读书准备学费,一个鸡蛋都舍不得吃,变钱分分积攒。为了成长的孩子加强营养,母亲在清溪河边捡螺蛳时突然感觉头眩,四肢无力,踉踉跄跄的斜依在大苦树下,强烈的求生愿望占据了她的一切,心中臆欲着,我不能躺下,一定不能躺下,老天爷你也不能让我走,我还有三个孩子……。孩子们等待妈妈回家吃午饭,可是妈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女儿们向妈妈去的方向找去,可是妈妈昏迷半躺在树下,孩子们哭成一团,惊动了田间劳作的乡亲,送到了村医室初步诊断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糖,医生将一杯糖水慢慢的喂下,亲家母才慢慢地恢复了知觉。
  
  孩子们一天一天长大,也渐渐地懂起事来,家务活尽力让妈妈少操心,每逢节假日和寒暑假,孩子们在村里找些零活,帮助别人家采茶和运送竹木,从山上扛一根毛竹到山下的贮竹场,一根一角,二个弱小的孩子,每天往返十余次,为高中的学费积攒着,也和妈妈分担起这个家,扛过这艰难的岁月。
  
  好消息,好消息!你的双子女儿都考进县一中了,录取通知书送达了这个家。可是这个家怎么也乐不起来,这件事在左邻右舍、乡里乡亲的眼里真是羡慕不已呀,“二份光荣”从县城不约而同的来到这个偏僻的山村。县一中是省重点中学,离大学只有一步之遥,喜忧参半的孩子母亲为女儿的学费愁了起来,卖鸡卖猪、东拼西凑是远远不够的,何况还需三年的学费和孩子的生活费,这对于这个家庭是无能为力的,真是喜在一瞬间,愁在日后头。这时,柯村乡政府和村委会带来一个好消息,向这样困难而影响孩子学业的家庭可以找到对口援助,上海希望工程的好心人捐助了二个孩子上高中三年的全部学费。这时,这位母亲第一次流下了激动的泪,笑出了不曾有的灿烂。
  
  黟县县城距柯村有四十多公里山路,亲家母为孩子打理好行装,准备好米和咸菜上路了,迎着黎明的霞光走在山间小道上,边走边嘱咐着女儿一定要好好读书,不要牵挂着家,一定要给妹妹做出榜样,不能辜负长辈们和乡里乡亲的殷勤希望,更不能忘记上海希望工程“雪中送炭”的好心人,是他们大家伸出的援助之手,帮助了我们这个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十几年来的生活艰辛和沉重的劳动,不难看出这位母亲的岁月沧桑和面部留痕,可是喜讯也不断的光临了这个家,三个女儿先后都考入了三所不同的大学,传遍了这个山村,也传遍了这个不大的县城,四年的大学生活,把她们送到了不同的城市工作,还清了多年大学的助学贷款。分别在上海、杭州工作的三姐妹决定踏上感恩之旅,寻找曾经帮助过她们家的人,她们来到了上海希望工程基金会,把来意和受捐情况向接待人员作了具体的叙说,并且要求一定要找到这位好心人。遗憾的是三姐妹一无所获,工作人员告诉她们,好心人往往是不会留名的,他们留下的也可能是“微尘”、“一滴水”、“角落”,是寻找不到他们的,他们只需要后人接起爱心接力棒,延续着他们的精神火种传承下去,这就是给予他们的最好报答。
  
  三姐妹的眼眶湿润了,深深地触动了她们的心,这种至高无上的爱是在多的金钱也买不来的,这就是人类的崇高文明,姐妹们不由得想起一首歌中唱到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她们决定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