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com优德

当前位置: w88.com优德 > 小说 > 故事新编 >

小黑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风清月朗 阅读:
“呀.呀”一只黑鸟孤独的栖息在一个山村小院的树冠上,显得那样的无助,凄凉。小院里一栋别致的三层小楼安详地坐落在一个车库和一个畜棚之间,紧锁的房们告诉人们主人已外出。一阵汽车的轰鸣声由远至近传来,不一会,小车停在院中靠近车库的地方,车门开处,一家三口下的车来,男人急促的将女孩抱起,女主人模样的人打开房门,迅速拿出一舒适的座椅放于院中,男人小心翼翼的将女孩放于椅上,轻声低附告诉女孩:“小雨,不要乱动,”“哎,知道啦!爸爸,”小雨轻快地回答。小雨很漂亮,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瀑布一样的撒在肩上,白皙润泽的面庞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顾盼自如,挺挺的鼻梁,红扑扑的双颊,润润的小嘴很惹人怜爱。她散闲地坐着,不时左顾右盼,似乎在找寻着什么。此时小雨妈妈端出一个精致漂亮的小桌放在小雨面前,随即拿出一些小食品放在桌上。“呀,呀”循着一声沙哑的鸣叫,小雨张开双臂,黑鸟一阵俯冲,近身时却放慢速度盘旋着停于小雨肩上,“宝贝,想死我了,”一双白嫩的小手摩挲着,黑鸟轻巧的用嘴梳理着小雨的长发,小雨拿着小食品喂着,不时用脸颊亲昵着,“宝贝,我和爸妈去了趟城里,到医院看我的腿,时间长了些,想我了吧?”“呀,呀”黑鸟似乎听懂了回答着,旋即用嘴衔起一个个洋葱卷,小雨愉快的品尝着。此时时值冬日,天气异常寒冷,小院四周的树木伸展着被白雪包裹的枝桠,一轮太阳冷冷地俯瞰着远近白雪皑皑的山峰,一副冬天凄凉的景色尽收眼底。小雨妈妈拿出一件红色的大衣披在她身上,“小雨,乖乖的嗷,妈妈做饭去了,”“好的妈妈,我和小鸟玩着,不用管我,我好着呢!”小雨回答着。突然,黑鸟却扑腾着飞向远处的树冠,此时爸爸自房中走出,全副武装,手中一杆长长的猎枪明光锃亮,闪着猎猎寒气。“爸爸,去打猎呀,看把小鸟吓着了。”“是的,爸爸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打点给你补补身子,一个月后去医院看腿。那只黑鸟你当宝贝养着,好玩吗?”“那是当然!我的铁哥们,宝贝好玩着呢!”小雨爸爸无语的笑笑,摇摇头说道:“当初拿回来是个蛋,学着小鸡孵卵,硬是孵出个鸟来,真还没想到是这么个玩意!黑黢黢的有什么好的?”“爸爸,你不懂,它可乖啦!我的朋友。”想想女儿的腿,看着她笑意盈盈的可爱的小脸,爸爸没好再说什么,牵着一条狗走了。黑鸟一如既往的飞下来和小雨玩着,一会用它黑的闪着绿色光亮的翅膀扑闪着,一会用它长长的黑黝黝的尾巴俏皮的抚弄着,黑白相间的眼睛闪着睿智的光芒,站在小雨的掌心,用它那长直的嘴划着,小雨咯咯的笑着显得很开心。“小鸟,给我拿笔和纸,我要写字。”只见黑鸟展开双翅,双脚一点,箭一样的飞向屋内,不一会,它双脚抓着一小本,嘴里衔着一支笔稳稳地落在小桌上,“呀,呀”得意的告诉小雨任务完成,小雨高兴的抚摸着它,黑鸟温顺的钻进小雨的怀里。一副人鸟和睦相处的画面。“小鸟,去,我要写作业。”小雨吩咐道。只见黑鸟抬起头看着它的主人却是不愿走。小雨笑着抬起右手,黑鸟方才极不情愿地飞去。
  
  小雨家住在群山环抱的山村,靠着爸妈勤劳的双手经营着,家境殷实,不久前还买了小车,方便外出。不大的山村,零零散散住着十来户人家,都过着安静祥和的日子。远远看去,炊烟袅袅时,云山雾罩的很是秀美。小小的村落只一条较宽的柏油公路依着一条清凌凌的小河通向远方的城市。距离虽不是太遥远,但也有100多公里的路程,每每有机会进城,小雨爸就将小车加满油,并储油备用。此次进城只为小雨腿伤,医生交待:因为小雨身体虚弱,治疗最佳时间在一个月后。小雨爸谨记在心,不敢怠慢。就这样爸爸外出打猎,妈妈在家操持家务,伺候小雨。家中还畜养家禽,房后一片地种着各色蔬菜粮食,自给自足,日子很是悠闲。眼见一个月期限已至,这天小雨爸将小车擦拭一新,带上必备物品,将小雨抱于车上,小雨妈跟随。小雨却依依不舍,看着高高树冠之上的黑鸟,泪眼婆娑,黑鸟站在树冠之上像只呆鸟。爸爸看出小雨心思说道:“宝贝,放心去吧!爸爸替你照看着,治好腿后,回家再和它玩耍好吗?”小雨无声地点点头。小车慢慢地驶出小院,回头望时,只见黑鸟楞楞跳跃跟随,“呀,呀”仿佛一首哀婉的乐曲回响山间空野。车内小雨拭泪挥别道:“爸爸,小鸟爱吃小米,菜叶,有时也可喂点肉食。”“哎,哎”爸爸回应着。妈妈心痛的搂过女儿,抚摸道:"小雨放心吧!你爸爸会细心照顾的。”此后一段时间,小雨在医院治病,妈妈照顾,爸爸回家操持家务不在话下。
  
  时光荏苒,说小雨爸爸回到家中,眼见半月有余。最近几天也不知怎的,心绪不宁,烦燥不安的。黑鸟的照顾也大不如从前,饥一顿饱一顿的,它很不受用,人鸟十分不和谐,偶尔还会发生人鸟大战。这天因为记挂着女儿可能快康复了,定要用车,于是打算将小车维修一下。一应工具准备妥帖放于车旁,大刀扩斧干将起来,松掉螺帽时需用小扳手,却寻它不见,心想是否家中没拿出来?小雨爸返身回家找寻,却怎么也找不着,“奇怪,分明拿出来的呀!”寻思着出得门来,却见黑鸟似乎得意的“呀.呀”叫着,上串下跳的。循着它望去,却见小扳手掉在地下。小雨爸俯身拿起松掉螺帽后,随手仍放于原地。已近尾声,再检查车辆前后,发现仍有一螺丝有点松,待去拿扳手时,却又不见了,想想期间周围并无一人呀,“怪事!”小雨爸爸寻思着,点起一支烟四下找寻。却又在距离黑鸟不远处发现了扳手,这一下小雨爸爸好像明白了什么,满脸怒容的回到家中,操起猎枪奔了出来,待要瞄准时,却见黑鸟腾空展翅,呼啸而去。小雨爸爸无奈地摇摇头,拿着猎枪置于车旁,将未抽完的烟置于身后不远处,紧起螺丝来。终于大功告成,伸伸懒腰,收拾工具时,无意发现黑鸟在车库的附近似乎忙着什么,低头看时却不见了烟头,车库里储着备用汽油的,小雨爸爸想到这里,登时毛发竖立,心急火燎,三步并做两步迅速奔向车库,“完了,完了”小雨爸爸自语着。但一切已太晚了,霎时,车库已被冲天火光和巨大的爆炸声笼罩,近不得身,车库房顶已被掀翻,冒着滚滚浓烟。小雨爸爸气急败坏拿起猎枪四下找寻时,哪里还有黑鸟的行踪。“呀.呀”一声有力却沙哑的鸣叫响彻云霄,但见高高的头顶,黑鸟盘旋几圈后箭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小雨爸爸捶胸顿足地大叫道:“你个畜生。”邻里老乡听见隆隆的爆炸声,看见冲天火光,一个个都惶惶地拿着水桶扫把奔了过来,但见是车库着火,都傻傻的站着不敢动作。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火势渐弱,直至慢慢熄灭了。“好好收拾残局吧!”小雨爸爸自慰道:“好在只是车库,无伤大雅,从新整理好车库也就罢了。”自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见了黑鸟的踪影。
  
  这天下午,小雨爸将她接回家,她已经完全康复,行走自如。回家的路上大家都沉浸在小雨康复的喜悦中,一时将黑鸟忘掉。下车后,小雨突然想起,问及爸爸时,他却支支吾吾答非所问,小雨伤心地哭道:“爸爸,你答应我的,怎么不遵守承诺?你到底将小鸟怎么啦?”看着女儿放心不下的样子,小雨爸无可奈何的将详情说与小雨。“嗷!原来如此,它和爸爸相处不愉快,干下坏事不敢回家,”小雨一时不知是安慰爸爸,还是心痛小鸟。想想小鸟让爸爸吃尽苦头,小雨挺愧疚的,逐不再说,但心里仍旧牵挂着小鸟,想着它有朝一日能再回到自己身边。依然是寒冷的冬天,依然是银装素裹的山川,树木,依然是永不停息的潺潺流水,小雨漫步小院,放眼望去,却独不见小鸟,心中怅然若失,郁郁寡欢。眼见如此,爸妈也不再说起,日子一如既往平静如水,不在话下。
  
  看那茫茫原野上,白雪覆盖,一片银色世界。高高的山岗上,一根不大的枯树孜孜独立,经年的它已失却了华丽冠盖,看得出曾经的它是美丽的。远远望去似乎有一小东东在其上,一会上下翻飞,翩然起舞,一会孜孜躇立,辛勤劳作,似乎很忙碌。近看时,却原来是这只黑鸟,它是那样的孤寂,又是那样的毫不在乎。其下白雪茫茫,头顶篮天白云,周边一片旷野。它一阵忙碌后,即离弦剑一般向着城市的方向飞去,不知它所为何事,也不知它如何生存,一切都是未知。只因距离小雨家较远,谁也不知,谁也不晓。蓝天为盖,大地唯基。失却挚友,谁人为泣?辽阔旷野,苦苦寻觅。我自翩然,谁人所系?独不见,昔日挚友伴左右,却见我,满目苍凉赴诚程。曾经是,掌上明珠耀白昼,现如今,日月如梭泪涟漪。也罢!也罢!
  
  转眼之间,一年一度的春节将至,家家户户热热闹闹喜办年货,准备过个好年。为有野味品尝,小雨爸爸重新操起猎枪上山了。数九寒天,冷风猎猎,他一步一挪艰难行进着。及至高岗,看见前面不远处似有东西在恍动,于是轻挪细步,蹑蹑前行,蹙眼望去,分明见一麻黄兔子蠕动嘴唇在吃那干枯的小草。小兔很是警觉,一双耳朵不停抖动着,不时抬头四下观看。但见它突然停住不动了,又瞬间,即向着小雨爸爸的反向撒腿便跑,速度极快。小雨爸那里肯放的下,提速便追,眼见小兔串下高岗,冰天雪地,高低一色,小雨爸眼里只看着兔子,没曾顾及脚下,感觉脚下一空,人却已飞下了高岗。可怜他一只猎物没捞着,却已挺挺躺在寒天雪地里不醒人事。你道这天这地这人,长时间下去还有活路?但事有凑巧,可巧这一切就被这黑鸟看得分明,人它是没办法动得。只见黑鸟一个俯冲,停在小雨爸身旁,用嘴撩起他的衣角,急不可待的咬断裤环,小雨爸随身带的钥匙便在它的爪里攥着,只见黑鸟就地腾空而起,扬起满目大雪,“呀,呀”鸣叫着,闪电一样射向小雨家方向。此时,小雨和妈妈正在小院嬉闹着,倐的呆住了,一串钥匙掉在两人之间,“呀,呀”一声声熟悉而陌生的鸦叫自上空传来,是那么的急切,那么的撩人心扉,二人不约而同抬头看时,但见黑鸟癫狂般的上下翻飞。“真切了,我的小鸟。”小雨喊出。小鸟却一如既往急如火燎。“不对,小雨,是你爸爸的钥匙,不对,你爸出事啦!”小雨妈妈失声大喊:“小雨,叫邻里叔叔,快!”小雨妈妈返身进屋,小雨快步至邻里求援,不一会,邻里人到,妈妈早已抱着大衣在院等候。只见空中黑鸟“呀,呀”叫了两声,即缓缓飞行。“快,跟着小鸟”小雨妈妈反应过来,一行几人跟随黑鸟飞行的方向亟亟跑去。一步一趔趄,待几人到得小雨爸出事地方,翻身下岗时,但见小雨爸直挺挺躺在冰冷的雪地一动不动,小雨妈心急如焚的用厚厚的大衣将她爸裹上,紧紧搂入怀中不知所措,大约半个小时后,小雨爸方才渐渐苏醒过来,慢慢地活动活动身体,并无大碍。想想刚刚一幕,有些后怕,所幸岗不太高,雪又厚,才捡回一条小命。几人如释重负地缓缓上得高岗,邻里见无事,各自散去,夫妻二人相扶回行,及至枯树旁二人歇脚时,却见黑鸟站在枯树上静静俯视着,小雨妈妈将刚才情型告知小雨爸爸,再见黑鸟时小雨爸爸百感交集,喜不自禁。即向着黑鸟张开双臂做拥抱状,黑鸟却“呀,呀”几声叫着,还不时用嘴点点栖身之处,仿佛在向二人提示着什么。小雨爸妈互相对视片刻,不知就里。此时,一不小心小雨爸脚下打滑,小雨妈来不及搀扶,即重重倒向枯树,“嘎吱”枯树由于不堪重击,缓缓倒下。一幕惊人的情形出现了,黑鸟飞处,枯树之上,极多东西洒落雪地,二人看时,不禁惊呆,很多耀眼的金银物件明明白白撒在雪地里,再看那黑鸟时,却见它一声长鸣飞向远方,瞬间变为黑点不见了踪迹。从此以后,小雨家过着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再也没见黑鸟的踪影。据有人说,就在那座城市,时常有一只黑鸟站在中心广场高高的灯塔之上俯瞰全城。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